返回列表 发帖

毛向辉的学习

本帖最后由 Jasmine 于 2012-10-7 23:34 编辑

http://www.lifegrowing.com/danny/view.asp?id=90
2005-10-18 10:8:52

对任何年龄段的学习者而言,“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句话都是真理。对成年人而言,如果你足够开放,看一看网络空间里一些严肃的学习者,他们的经历会给你很大的启发,使你懂得,如何在网络时代、资讯时代,成为一个杰出的学习者。比如,著名的学习技术研究者毛向辉(Isaac Mao)就是这样一个“榜样”。这里引用评述的是较早前的文字,由东行记-海阔天空整理,毛向辉在此介绍了他如何进行日常的学习安排,里面体现了很多“元学习”(学习根本原则)的理念。


一、先来看看毛向辉每天的学习安排:

“……应该遵循一个平衡的原则:我的输入和输出要比较均衡。”
【点评】输入和输出要均衡,表明他对知识与信息“消化”的注重。在资讯泛滥的时代,很多人容易犯的毛病(我也常犯),就是接受的信息太多(“输入”),但是没有及时的处理消化,结果大脑混乱、缺乏思维效率。毛向辉采用的方式比较高明:注重用“输出”来消化,用知识和信息与外界积极交流、协同工作。恐怕很多人都有过体会,对学习者而言,“学以致用”的学习,效率最高。因此毛在此对我们的提醒主要是:不要一味注重接受,同时应该注重实践应用,这样能够更好地理解和消化。

“……我每天生活和学习的规律是:首先我是一个比较勤奋的学习者。每天起得很早,我会在比较早的时间去写作,因为这是我的一种输出方式。然后我会去查看别人给我的一些信件,每天有几十封电子邮件进入我信箱,有问问题的、有跟我协作的人。然后我去回答别人,这是一种互联的效应,去跟别人沟通。然后我会花一点时间把昨天看到的东西去温习一遍,有很多社会性的软件工具去用,比如blog。”
【点评】这里有几点很好的提醒可以给我们参考:
1、“早起写作”:早上刚起床,大脑休息过后,状态较好,因为数小时没有受到外来信息干扰,因此此时“头脑清醒”,在这个时候写作,的确是比较容易沉浸下去,确保“输出”效率;
2、“回复邮件”:这是重要的沟通方式;现在在线的交流工具很多,除了QQ、MSN、Skype等老当益壮,GTalk等新秀辈出,但是,使用即时通讯工具,深入交流的效率未必高,最原始的Email其实是更加容易掌控工作进度的一种交流工具;
3、“温习昨天学习的内容”:这个时候,Blog、RSS等工具大显身手。

“……每天大概会花六到七个小时去读书,比如‘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还有一些历史的书,读书很杂。我的包里有一本书、床边有一本书、卫生间里了放了一本书……这时我可能抓紧一切时间去读一些经典的东西,不要老是去追求那些最新、最时尚的东西。因为网上的东西再新也可能失去系统性,我们需要通过读书了解一些系统性的东西,所以互联网在更新方面具有非常大的优势,包括blog、google,但是这还不够,我们还去要读一些经典的东西,每周我都会读书,这也是输入的一种方式。”
【点评】前两年有机会浏览毛向辉Blog的人,一定会对他知识的博大深厚印象深刻,我曾追踪过2~3遍他的Blog:CESBlog(很可惜现在无法看到了),每次都能够受到大量启发。为什么他建立这样的知识结构体呢?看看他的读书。每天大概会“花六到七个小时去读书”,“读一些经典的东西”,如此大量的输入,输入中注重输入精品,自然会获得大量的高质量收获。如果你说,我没有他那么多时间!那么,你在自己的包里、床边、卫生间马桶旁都放一本要读的书,能不能做到呢?每天有很多零碎的时间是可以使用的,关键还是你自己如何规划利用。

“在上床前的两个小时我会去思考,去思考哪些地方我还不了解?我用我的元认知去想还有哪些东西需要更新?最近需要去买什么样的书?”
【点评】把睡觉前的时间用好,这是又一个很明智的举动。著名的商人李嘉诚每天睡前看书一小时的故事,说明的也是这个道理。当你完成一整天的信息接受处理工作后,在睡前把它们和旧的知识结构进行初步结合,再安安心心去睡觉,你的学习效率怎么会不高?

看看毛向辉一天的学习生活安排,其实他的作法并不复杂,普通人也都容易做到。但或许正如Rita曾经对GTD提出的疑问:知道是一回事,实践是另外一回事。人类自古就有“知易行难”的说法。如果我们能够学毛向辉,把这些其实非常基本的学习原则,越来越多的贯彻到自己每日工作学习生活中,普通人也能发现,自己的学习效率会大大提高。


二、海阔天空还引了一段毛向辉对于“专业余”理论的阐述,对普通人也很有启发:

“最近我要写一个‘pro-Am’的理论,我把它翻译成‘专业余’。它的意思就是professional-Amateur,是指专业的业余人士。很多人在学校只能读一个专业,最多只有两个,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终身学习让自己在很多领域变成一个非常专业的业余人士,甚至可以超越专业人士。比如说过去我们认为只有专业的登山运动员才可以去登珠穆朗玛,但是现在有很多的业余人士也学会了登山。他们并不是专业的,在国外很多专业的运动员其实就是业余的,他们可能在大学里读书,他们坚持训练,到运动会的时候成为专业人士。那么很多的科学发明也是这样的,你不一定是个科学家,但是你却可以去研究某些感兴趣的领域,变成该领域的相当专业的人士。关于这个问题我最近也在研究。有一本书叫做‘Pro-Am Age’,预测今后的几十年人类社会会变成非常多的‘专业余’人士的组合,更多的研究成果会通过这种方式展现出来。比如美国有很多业余人士在研究航天飞机、火箭的理论。他们开发了一种火箭能把人类送到第一太空轨道,甚至创办了公司去运作这个项目,让很多人去实现自己的航天梦。为了研究这个领域我最近专门找了一些这方面的书、网站、理论……但是光我学会了还不够,我还要publish出来,去output。这样才变成一个互联的学习体。在这样一个原则下,我每一天都是比较繁忙的,但这是很有规律的。这样你会变成一个非常强大的终身学习者、很多领域的‘Pro-Am、,所以不要担心你的专业问题,不要担心你的就业问题。你会发现自己的价值动力,甚至你会不断地转换你的角色,在不同的领域跨越,相互促进。”

资讯获取越来越便捷的时代,通过“专业余的研究”,很多人可以象毛向辉一样,在“输入”“输出”的平衡中,开拓出生活新的空间。这就不仅仅是简单学习的问题,“专业余的研究”不但帮助你学习了,而且会改变你的生命。我想,这才是学习的本义。


毛向辉 百科名片  http://baike.baidu.com/view/5103969.htm
Giving advice at the right time has to involve a great deal of intelligence.

毛向辉:一个大脑连接的网络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8月20日 08:22 经济观察报

  -本报记者 黄锫坚 北京报道

《经济观察报》:首先说说教育吧,你怎么会和教育扯上关系呢?

  毛向辉:我做软件公司后才开始教育方面的研究。我提了很多口号,在教育界很有挑战性。比如在创造中学习,在做事中学习,在写作中学习。这些口号好像大家都理解,但在实践中往往会被忽略。

  西方提出所谓的建构主义的思想,比如水族馆方法,让人们在一个环境中产生学习的动力。学习者会觉得开心,愿意去贡献他的价值。一个水族馆是一个生态系统,每个人有不同的角色。为其他生物创造某种东西。

。。。。。
《经济观察报》:教育和你的其他工作是怎样连接呢?

  毛向辉:其实,教育理论首先研究大脑,人为什么会认知、怎么思考、人和动物在认知中的区别。

  自由软件、90年代末期的P2P软件,开始把个人电脑上的计算资源重新分配,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能动性。2002年出现的blog、今天所谓的社会性软件、还有Web2.0的技术趋势,都是把个人的计算资源变成一个双向的媒体。这个过程让我们看到新的远景。

  如果每个人把自己头脑里的知识连接到一个网络体系里,就会形成一个社会性大脑,我们的社会也会更聪明。以大脑来比喻社会,每个人的大脑变成一个神经元。

  比如蚯蚓的大脑,有接近1亿个神经细胞,由于它没有达到人类大脑的规模,形成不了智能。人的大脑有1千亿个细胞,这个数量级决定了它是一个智能型大脑,有各种复杂思维的能力。

  人的任何一个举动,比如往东走,往西走,或者跳起来,都不是简单的机械运动,而是平衡了很多周围的因素,加上经验,产生的决策。

  社会也是如此,当我们的大脑变成一个互相连接、多元连接的群体时,社会就会形成一种更加智能的新结构。

  《经济观察报》:这有点像科幻小说啊?

  毛向辉:一些观念也许要二三十年后才能实现,但我们今天有必要提出来。比如福柯,当年提出后现代理论,今天大家觉得对,但当时不一定人们会认可。

  人们把大脑中的东西,通过各种方法表现出来,可能和另外一个人在某个时空啪地一下连接起来。这种影响力,和10年前互联网只是一个知识的表达、信息的表达,就不一样了。

  如果很多人变得有素养,他们有很好的协作模型,那么这个社会的创造力就会大大增加。它不取决于个体,而是取决于很多独立的人怎么连接。教育领域有个理论叫连接主义(connectionism),这和今天的互联网就有关联了。

  自由软件,对技术人员而言,其意义是可以不断改进软件。但在社会领域,其意义是斯坦福大学的法学教授莱斯格(Lawrence Lessig)提出的“自由文化”。他发现,如果每个人share更多东西的话,创造力会几何级数的增长。
。。。。。。
互联网的第二代是指社会性软件(social software),着重网络和人的连接。有了blog,有了社会性软件,每天有人把信息输入到互联网,他的想法会和其他人共鸣。这都让我们思考,人和人怎么通过技术协作起来,产生更好的创造力。知识怎么样叠加起来,产生一种累积智慧。

过去三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思考怎么通过最简单的工具让人们的大脑连接起来。让人们的智慧可以累积起来,让人们在网络上协作。

  《经济观察报》:是群智基金会吗?

  毛向辉:对,就是SocialBrain Foundation。这个基金会的远景是,如果人们在一种更加开放、分享、自由思考的环境中,他们会创造一些完全不同的事物,比如wikipedia(维基百科),  我刚从德国参加维基百科的会议回来。十年前,人们不可能想象,世界上几百万人可以参与一个百科全书的创造,而且形成今天的规模。而且这个百科全书,成为人类知识的源泉,在不断更新和创造之中。这就是社会在新的力量下产生叠加智慧的结果。

  群智基金会支持了十几个项目,从教育到中文blog年会、维基百科的中文网站和中国的镜像网站,这都是跟社会性软件相关的事情。

  群智基金会,不仅是提供资金,更多的是提供方法和基础设施。一些协作性项目,比如几个人想创造一个网上黄页,非盈利的,或者人们自发给一个城市的所有公共汽车站牌拍照,做一个网上公共汽车的导乘体系。这都是小项目,但它会产生效力,而且是非营利的。需要一些平台去运作,我们这个基金会会提供支持。我们提出的很多想法,如blog,如wiki,实际上会影响很多的专业人士。有人会编辑成书,有的人会去做理论性研究。这样一来,我们和学术界建立了联系,同时我们和民间、草根也建立一种联系。这个平台就成为平滑、联系的平台,圈里圈外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我们也在和国外交流,比如参与哈佛提出的“全球声音”(global voice)的项目,思考把中国人介绍到国外的方法。我们也在推动“创作共用”的版权协议。这个体系涉及数字世界中作品的大面积的分享和合作创造力的展现。可能有更多原创歌曲、影片、创作都从这个创造过程得到好处,大家可以叠加智慧。

  《经济观察报》:这么多事情,你的时间如何分配?

  毛向辉:三分之一在教育。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群智基金会,用模型的方法去推动社会的协作,累积智慧。还有三分之一,就是商业领域,比如风险投资。

  《经济观察报》:就个人而言,商业和公益有冲突吗?

  毛向辉:我的想法是,第一,有基本的手段谋生。第二,个人的研究工作应该和社会结合起来,它一定会产生价值。过去几年,出现了一些很好的现象。比如blog,有人觉得很好,甚至放弃了工作,去做这件事情。而几年后,他从blog中挖掘到商业价值。可能去创业了,可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岗位了。

  我做的几件事是相互促进的。我可以花少一点时间在商业上。但我的商业同伴知道,我在其他事情上做的事情,在将来也可能贡献到商业上来。
Giving advice at the right time has to involve a great deal of intelligence.

TOP

沙发,板凳都没偶的份了。












etsy

TOP

一起交流!楼主给咱们提供机会了












卫浴厂家

TOP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