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Duke的Social Entrepreneurship项目和南非之行。

本帖最后由 Jasmine 于 2011-3-30 00:07 编辑

这个MM的NPO实习,很多细节很有趣~~

============================
作者:Jingyi
来源:http://forum.bebeyond.com/viewth ... p;extra=&page=1

到南非的缘由, 是因为我参加了Duke Fuqua的Social Entrepreneurship Global Consulting Practicum (GCP). Fuqua有个叫CASE (Center for Advanced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一直很活跃地给学生安排各种跟social sector相关的活动. GCP就是其中一个. 它相当于一个课程, 4-5个学生组成一个小组, 跟南非或者印度那边的非营利组织做项目,帮助他们发展. 我们这一年,有4个小组, 约20人参加了南非的项目, 具体到我自己的小组, 包括我在内,一共是5个人, 之前的工作经历都很不一样,有marketing, corporate finance, investment banking, consulting. 我们的客户叫African Children Feeding Scheme (ACFS), base在约翰内斯堡, 机构每天给南非当地31,000小孩子提供免费的面包和牛奶 (当地children hunger的问题很严重), 非常了不起. 而我们小组的任务则是帮他们进一步推进他们的skill development program – 小孩子的母亲会做一些工艺品, 卖给公司和个人来帮助机构发展和提供技能培训让他们掌握自主生活的技能. 在去南非之前,我们一直通过电话邮件和客户联系,了解机构和项目的情况, 为在spring break去南非做准备.

3月6日 到达Johannesburg. 像导游说的一样,我们看到了joburg的good and ugly. 南非是贫富差异最悬殊的国家, 像我们酒店附近,属于金融中心, 都是各种各样的餐厅和shopping mall, 跟所有的大城市没啥区别. 而随着我们到Soweto, black african 最集中的地区, 就可以看到到处都是贫民窟, 或者是政府资助建立的low-cost housing. 南非的种族很多元, 有Black African, 其中有不少black middle-class, 被成为black diamond, 有白人, 印度人, 中国人(我倒没怎么看到, 但后来碰到一在当地20多年的上海人,说在joburg有20万中国人, 在赌场集中…汗).  因为失业率非常高 (据说有35%失业率), 加上贫富差异, 南非的治安非常不好,所以我们都不敢到乱的地方去.  虽然一直说艾滋病问题很严重, 但也只是在soweto看到几个路边宣传, 并没看到大规模的宣传或者教育活动. 当地人跟我们说, 艾滋病病人受歧视问题还是很严重, 所以没什么人愿意公开. 参观了几个博物馆, 主要是讲apartheid的历史. 说是历史,其实也就是90年代初的事情, 很多当地人都有参加过反对种族歧视的活动,甚至入狱. Apartheid museum有专门一个大区是讲曼德拉, 讲得巨详尽, 甚至连曼德拉穿衣的格调都讲到 (很八卦的说, 曼德拉穿的彩色衬衫, 是苏哈托当年推荐的…)

到达第二天,我们就去拜访了客户. 客户主要负责人Phindile (executive director)和Tsedi都是50多的黑人女性, 非常友好. 我们5个人之前做好了准备, 没多久,我们就不停地问phindile和tsedi各种问题以了解项目, 我都感觉到客户显得有点措手不及. 正如她们说的, 她们不懂business, 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那些手工艺品推销出去, 而我们几个来自于商学院的人, 就算做好用最简单语言来讲business, 也会让她们感到困惑. 说起来挺搞的, 当我一个teammate说到inventory的时候, Phindile大笑起来, 问我teammate的名字, 说”I know where you are from, but we don’t know inventory…” 而像distributor之类的名词也要解释很久. 不过,不管怎么说,面对面的沟通,让我们拿到了很多资料, 这都是之前电话和邮件沟通没法达到的.

下午我们去机构的两个feeding centers参观 (一共有13个). 每个center前面都有一片地,让受益人亲手耕种,学习gardening skills. 里面有几个妇女在帮忙做各种手工艺品和纺织品, 这就是我们要帮她们推销的产品. 厨房有一妇女在帮忙准备当天给小孩子的面包, 我们看到很多桶黄油, 许许多多面包. 你可以想象,每天早上和下午放学的时候, 都会有2,000多个小孩子到中心拿他们的食物, 虽然只是一片面包加黄油, 但可能是他们一天的食物, 他们都已经算幸运的了,不少小孩子甚至连一顿饱餐都吃不上. 我们跟妇女聊天, 了解她们的工作, 问产品的价格,还有收集各种各样关于成本的数据, 例如, 制作一个围裙要花费多少布料,费时多少,等等, 都是为了我们项目做pricing用. 后来我们帮忙分发食物, 大家都排好队,非常有秩序. 说实在, 以前我在民工子弟学校看到学校都是脏脏的, 小朋友很难保持整洁, 但是中心的情况让我很差异, 虽然很简陋, 但是非常干净, 就连小朋友穿的旧衣服都显得很整洁. 顺带一提, 当地学校有个规矩,就算学生再穷,也要有校服, 这让小孩子建立归属感.

最让我们感动的是, 当地人的热情和乐观. 在我们准备离开中心的时候, 30多个在耕种, 制作手工艺品还有小孩子,都为我们唱歌跳舞. 有很多年纪看起来很大的妇女和老人, 都在很开心地唱歌,跳舞, 仿佛目前的困境并没有影响到他们. 我们5个人都很感动, 觉得选择做这个项目是对的, 就算是在spring break也要工作也是值得.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调查当地的市场, 包括去当地的手工艺市场看价格,看产品, 商量如何制定客户的marketing strategy. 除此之外,我们还为客户制定一个invoicing system, 希望她们能够提高专业性, 让donors更了解机构的状况. 还要为第二周的in-country presentation做准备. 我们有好几个晚上都是在酒店的早餐区开会讨论, 分工做ppt. 吸取往年的经验,很多建议都因为客户能力有限或者建议不够符合实际, 而没被最后实施, 我们小组希望能用最简单的语言, 提出分阶段实施的建议, 希望客户能够真的用上. 就像pricing, 我们甚至建了一个excel公示, 让她们key in几个主要的数据,就可以自动产生成本价, 又如invoicing system, 我们就给客户做了几个template, 手把手地培训她们怎么用excel, 怎么用这些templates. 周四跟客户报告了两个多小时. 当我看到Phindile听到我们的建议两眼发亮的时候, 我心里就有底多了, 起码她们真的对此很有commitment. Phindile和Tsedi很感激我们的工作, 后来我们farewell dinner的时候,她们也坦诚, 当时她们对我们问的一大堆问题很困惑,根本不知道我们想做什么, 但是看到最后的成果的时候, 她们才觉得眼前一亮, 觉得一切都说得通了. 后来我们都收到了礼物-中心妇女做的围裙

除了跟客户做项目,学校还组织了跟当地学校的访问. 当地一个叫GIBS的商学院, 开办了social entrepreneurship 的专业, 我有幸跟当地不同的social entrepreneurs聊了她们的机构和活动. 很多很有意思的项目, 也明显感觉到南非的social entrepreneurs非常活跃, 一方面,不像国内的限制, 政府的态度是支持的, 另一方面, 高失业率和众多社会问题确实也让许多人想办法通过不同渠道来解决. 我们学校也跟当地德勤合作, 参加了德勤的分享会. Corporate social investment感觉是非常热的话题. 值得一提的是, 南非有个政策叫BBBEE (Broad Based 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 简单来说, 就是公司要通过投资黑人为主导的经济体 (公司,组织等) 获得一定的分数, 从而享受税收优惠等政策. 它有一套评分制度, 例如黑人女性为主的组织可以获得不少分数, 等等. 具体见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Bro ... conomic_Empowerment 所以有很多公司都相当积极参与到social investment或者扶持黑人经济.

除了我们这组, 我们还有3个小组跟不同的机构开展不同的合作. 例如, 有一个小组就跟junior achievement south africa合作, 帮他们开展entrepreneurship的课程. 这个小组从去年就跟一个在美国的npo做过类似的项目, 希望能在南非复制成功. 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是真的花了很多心思去构思课程, 还去农村学校考察. 很让我敬佩. 例如一个小组则是帮机构制定fundraising strategy, 花了极大功夫联系可能的donors, 帮助机构建立联系.

我们的客户一直以感恩的心对待我们, 而我们何尝不感谢她们呢? 我很感激有这个一个机会,能通过运用自己的能力和知识帮助到npo的成长, 希望明年或者近期能够看到她们落实我们的建议.
Giving advice at the right time has to involve a great deal of intelligence.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