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孤儿深圳获200万捐款后被亲戚强带回家

2014年06月25日 08:59 中青网

2014年6月23日,广东深圳,来自广西隆林的14岁少年杨六斤,因父亲去世,母亲改嫁,4年前爷爷奶奶也相继去世,他成了一个孤儿。每个星期只能从堂哥家中领10元生活费的他,为了生存他只得吃野菜抓小鱼。5月底时他的故事被广西电视台播出,随后深圳一所学校在其堂哥的同意下将其接走读书。时过半月余,六斤又因获捐得的200万善款被亲戚和当地政府从学校接出强行带回老家。

广西隆林德峨镇14岁男孩杨六斤,6岁时父亲去世,母亲改嫁,4年前爷爷奶奶去世,他独自生活,住在空房子里,每星期从堂哥那里领10元生活费,常吃野菜充饥,还自制工具抓鱼吃。5月底,他的故事在广西电视台播出。6月6日,深圳康桥书院两位义工把杨六斤接到深圳读书。而杨六斤的经历经报道后,很多人给他捐款。6月20日,其堂哥、镇政府干部等人来到深圳,要求将杨六斤带回广西处理捐款。

23日上午11时许班主任黄萃老师领着杨六斤来到礼堂,杨六斤一路走一路哭,快到二楼礼堂时,看到在门口等候的堂哥等人,他转身就想走,黄萃老师只好把他领到一边,不停地安慰他,“六斤,你是个坚强的孩子对不对?”杨六斤不停地点头,但眼泪却哗啦啦往下掉。

随后,学校播放了杨六斤的视频,20多分钟的视频才放了一半,有几个女同学已经忍不住哭出了声,整个礼堂100多位学生将近一半都在擦眼泪。视频还没结束,在场的老师和记者,也都用手在抹泪。

国际高中班的几十位学生,还有跟杨六斤一起上国学的十几位国学班同学,都给杨六斤制作了卡片,国际实验班的陈浴洲在卡片上写道“六斤,你还是我的弟弟,是我唯一一个弟弟,哥哥也不想说太多,只想开开心心送你,不想流着眼泪送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别让别人骗了,哥哥以前跟你讲的话要记住,愿我们有缘再见!赠我的弟弟六斤”。


“我喜欢这里,我喜欢大哥哥和弟弟,我爱你们!”在欢送会上,杨六斤哭着说。从一踏进礼堂大门,他就一直在哭,跟他住一个宿舍的7岁曾繁荣拉着他的手,哭喊“六斤哥哥,你不是说不走的吗?”

欢送会还没结束,堂哥杨取林上台讲完话,就拉着杨六斤走,杨六斤原来的校长杨佳勇也走到旁边,跟杨取林一人一边,夹着杨六斤离开礼堂。学院学生,有的边哭边追了出去,在宿舍门口,十多名学生将杨取林、杨佳勇围在中间,有的拉着杨六斤,不让他上宿舍收东西,而杨取林也拉住杨六斤不放。

“我喜欢这里,我不想回去,”在争抢中,杨六斤喊了出来,而十多位学生也一度把杨六斤抢了过来,但是,堂哥杨取林马上又将杨六斤从学生手上夺了回去,在校长杨佳勇和德峨镇干部韦某的帮助下,脱离学生围堵,迅速冲到宿舍,把杨六斤的衣服等物品装上袋子带走。

学生们紧追不放,几个女生把广西电视台记者堵住,不停问“他不是说不想回去吗,你们干吗还要把他带走”,记者也无言以对。在宿舍楼下,7岁的曾繁荣和几个国学班的小伙伴,因为追赶不上,坐在楼道上,号啕大哭。

“都怪我们,没有能力把杨六斤留下来,”高中班的陈勇彪懊恼地说,头天晚上得知杨六斤要被接走,他们班上十几个同学,商量好只要杨六斤说他不想回去,他们就要阻止其堂哥等人把他带走,为了此事,他都一个晚上没有睡好觉。

下午1点半,流干了眼泪的杨六斤,被堂哥拉进面包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只留下还在哭泣的几位国学班小伙伴。





TOP

返回列表